<strike id="omwmzbs"><meter id="omwmzbs"><source id="omwmzbs"></source></meter></strike>
<progress id="omwmzbs"><source id="omwmzbs"><xmp id="omwmzbs">
    <b id="omwmzbs"><output id="omwmzbs"></output></b>

      
      
      <pre id="omwmzbs"><progress id="omwmzbs"><rt id="omwmzbs"><noscript id="omwmzbs"></noscript></rt></progress></pre>
      1. “天工”成就“火眼金睛”

        劉潔 潘琛2023-05-22來源:中國郵政報

          4月27日,《中國古典文學名著——〈西遊記〉(五)》特種郵票正式發行。《西遊記》系列郵票發行曆時8年。作為“四大名著”系列郵票的收官之作,這套郵票的背後有哪些故事和賞玩亮點,讓我們來一起探究。 

          郵票第一圖《獅駝嶺降魔》(圖1)展現的是《西遊記》小說第七十七回的故事:青毛獅子怪、黃牙老象分别是文殊菩薩和普賢菩薩的坐騎,金翅大鵬雕是孔雀大明王菩薩的弟弟。三個本領高強的妖怪占據着八百裡獅駝嶺以及獅駝國。為了抓住唐僧,三怪與孫悟空數次大戰,最後孫悟空請來如來佛祖才把妖怪收服。 

          因為這枚郵票人物較多,設計師李雲中對背景進行了留白處理,避免畫面内容雜亂,更加凸顯主人公和緊張的故事情節。在熒光燈下,青獅、老象、大鵬雕發出紅光,現出原形,整個畫面呈現精彩的打鬥場面(圖2)。 

          郵票第二圖《比丘國伏怪》(圖3)展現的是小說第七十九回的故事:南極仙翁座下白鹿幻化為比丘國師,與白面狐狸一起欺騙比丘國王,拿取童男童女的心以求長生不老。孫悟空請來南極仙翁收服白鹿,豬八戒也打死了白面狐狸。由于鹿的角、尾巴、腿的造型易跟樹幹造型一緻,故在畫面中對植物作了删減,使主體人物更加突出。 

          熒光燈下,肉眼無法看到的白鹿幻化的比丘國師得以在畫作中顯現,躬身匍匐于仙翁身旁,紅色熒光油墨的獨特應用使故事情節更加生動完整(圖4)。 

          郵票第三圖《填平無底洞》(圖5)展現的是小說第八十三回的故事:金鼻白毛老鼠精變作被綁在樹上的少女騙取唐僧信任,後将唐僧抓到陷空山無底洞。孫悟空為救師父上天庭搬救兵,白毛老鼠精的義父托塔李天王和其兒子哪吒下界收妖。 

          畫作中的金鼻白毛老鼠精是個美女,如果在衣裙底下露出一點老鼠尾巴會破壞美感。為了更好地展現情節和人物特點,北京郵票廠在印刷環節使用熒光防僞油墨,在少女位置分層印制老鼠精,使其在熒光燈下“顯露原形”,讓觀衆擁有了如同孫悟空一樣的“火眼金睛”(圖6)。 

          郵票第四圖《天竺收玉兔》(圖7)展現的是小說第九十五回的故事:玉兔偷下凡間,冒充天竺國公主,并将唐僧抓到毛穎山。孫悟空欲打殺玉兔時,太陰星君帶領着姮娥仙子将玉兔收服,孫悟空引天竺國王去孤布金寺接回真公主。 

          故事的情節與女兒國有相似之處,為此,在郵票設計上去掉了與女兒國相似的情節和構圖,最終呈現的畫面中懷抱玉兔的太陰星君與衆仙子襟飛帶舞、仙氣飄飄,頗有《八十七神仙卷》的神韻。熒光燈下,被收服的玉兔也回歸本職,呈現出勤奮搗藥的熒光形象(圖8)。 

          小型張《五聖成正果》表現了小說第一百回,也就是《西遊記》故事的大結局:唐僧、孫悟空、豬八戒、沙僧、白龍馬将經書送回長安後來到靈山,被封為旃檀佛、鬥戰勝佛、淨壇使者、金身羅漢、八部天龍馬,五聖各歸功德。五聖後面的諸神分别為廣目天王、增長天王、大勢至菩薩、普賢菩薩、阿難、如來、迦葉、文殊菩薩、觀自在菩薩、多聞天王、持國天王。 

          圖稿中人物衆多,涉及大量佛教知識。在評審論證環節,大到天王手中拿的器物,小到菩薩臉上的胡須,都經過嚴格的考證,最終呈現的内容都可以在曆史文獻中找到可參考的原型。整枚小型張在熒光燈下發出紅光,光彩奪目;采用的“壁龛形”郵票形狀,使整個小型張更加莊嚴圓滿。 

          忠實取材于名著内容的《西遊記》系列郵票,将文學經典與“國家名片”相合璧,獨特的構思與精湛的工藝結合,在方寸之間表現了精彩紛呈的故事,成就集郵愛好者的典藏珍品。防僞熒光油墨的巧妙應用,更讓觀衆如身臨其境,感受中國古典文學之美。

        圖1

        圖2

        圖3

        圖4

        圖5

        圖6

        圖7

        圖8

          讓更多角色“立起來”

          “水到渠成”——李雲中這樣形容自己創作第五組郵票的感受。“第五組郵票延續了前四組的創作風格,采用工筆技法,表現了《西遊記》原著中獅駝嶺、比丘國、無底洞、天竺國的四段故事,小型張則表現了師徒取真經的結局内容,全系列票面的人物形象特點基本保持一緻。當然,我也有特别的構思,例如在繪畫小型張的時候,我想到了‘修成正果’的概念,曾嘗試讓用色靠近敦煌壁畫的質感。”

          曆經十年創作全五組郵票,最令李雲中印象深刻的正是他在第一組和第五組郵票的創作經曆。“設計第一組郵票的時候我還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小青年,承接了這麼重要的任務,感到創作的壓力巨大。而在創作第五組郵票時,我也依然感覺到壓力,這種壓力更多是來自自身想要讓這一系列郵票有個圓滿的結局,所以構思時考慮很多。尤其是最後的大場面,如果僅僅突出主角的話,承擔不起這份結局的厚重感,因此我考慮在小型張上畫大量的角色和恢宏的場景。” 

          對李雲中而言,《西遊記》系列郵票并非他個人的創作,而是一個糅合了許多藝術創作精華的集合體。“82版《西遊記》電視劇給我的印象是最深的,也在我創作郵票時給予了很多啟發。我在繪畫人物神态、動作時參考了電視劇裡的處理方法,這些熟悉的形象也讓大衆更加容易理解和接受;而在繪畫角色服飾等細節方面,主要參考了曆代傳統服飾尤其是唐代服飾的樣式,包括唐代中原和西域的傳統服飾。此外,由于《西遊記》中涉及了很多關于佛教、道教、儒家方面的文化,我也參考了很多宗教繪畫的方法。為了兼顧原著描述與大衆印象之間的平衡,我對主要角色的體型仔細斟酌,力求讓畫面中的人物場景比例看起來更加協調。” 

          “另外,有些朋友曾問我,為什麼每一套郵票裡的孫悟空都不突出?我認為,這套西遊記郵票并不是孫悟空一個人物的故事,不是在講述一種個人英雄主義,而是一個團結協作的故事,師徒幾人之外的很多配角都很出色,所以我一直在刻意淡化孫悟空的角色。我希望在郵票上塑造西遊故事的群像,讓更多人物角色‘立起來’,給郵迷留下印象。” 

          李雲中表示:“中國郵政是一個有擔當的央企集團,所發行的郵票很廣泛地反映了我們中國的優秀文化,包括我們的《西遊記》等中國古典文學四大名著,詩經、唐詩、宋詞、元曲,以及我們的名山大川、曆代名人、改革開放的各項成果等,在方寸之間記錄了幾千年發展與傳承的曆史進程,映射出中華民族從古至今的精神風貌。我期待中國郵政沿着多年探索的發展之路繼續走下去,繼續講好中國故事,為世界擦亮一扇了解中國文化的窗戶。”

          我相信這次的反響一定會達到高潮

          “我們覺得《西遊記》是國家的文化經典,一定要把它拍好,在創作過程中就一直懷着這樣一股勁兒。《西遊記》原著呈現的文化内核,我将之概括為兩種精神:一種是以孫悟空這個角色為代表的不畏權勢的抗争精神,另一種是以唐僧這個角色為代表的不畏艱辛的奮進精神。當時楊潔導演說,我們要以唐僧取經經曆九九八十一難的精神來完成這部劇的拍攝。雖然在技術、特效上尚有差距,但我們必須竭盡全力講好故事、刻畫好角色,還原西遊記的文化内核。” 

          王崇秋手捧郵票在燈光下細細察看,端詳許久後由衷感歎:“我們拍《西遊記》,一個故事時長45分鐘,由300多個鏡頭組成,一個鏡頭有幾十幀。而郵票是一個小小的‘方塊’,要在方寸間講好一個故事,表現其中的主要人物和主題思想,我覺得這是一項巨大挑戰。說起來,拍電視劇和創作郵票也有很多相同之處。拍劇時我們請教了很多專家學者,還到各種地方采風、拍照。而郵票設計者在創作時也做了很多功課,參考了大量資料,在最大程度上還原了原著的精神。這組郵票工藝很精美,用燈光一照還能看見小妖怪,這個設計非常好。” 

          同時,王崇秋也提到了一個細節:“當年出于經費少等原因,第五組郵票中的比丘國和獅駝嶺的故事,是我們所拍《西遊記》電視劇的25集中沒有拍出來的,十幾年後我們才在《西遊記》電視劇續集裡補充拍攝了這些精彩的故事,也圓了楊潔導演的夢想。現在第五組郵票也是《西遊記》郵票的最後一組,算是圓滿的結局。” 

          “郵票就像一部百科全書,内容包羅萬象,濃縮了中國文化的精髓。這次是《西遊記》郵票的收官之作,我相信這次的反響一定會達到高潮!”王崇秋說。

          對得起《西遊記》,對得起郵迷

          蔡鐵鷹認為,《西遊記》的形成不是曆史的偶然,而是文明的必然。“我們怎麼看《西遊記》最本質的内容?其實一句話就夠了。離開唐僧還能取經嗎?孫悟空可以嗎?豬八戒可以嗎?包括妖魔也知道取經可以修成正果,但他們能做到嗎?妖魔不取經,是因為他們沒有這樣的理想和追求;悟空八戒不能取經,是因為他們缺乏追求理想的毅力和執着。這樣看《西遊記》,最寶貴的文化内涵,也就是這部作品的偉大一目了然。” 

          蔡鐵鷹表示:“郵票是一種極好的切入大衆文化的傳播形式。中國郵政發行《西遊記》郵票,對《西遊記》有整體上的文化把握,選題走心,描繪精緻。從畫面上看,選取的都是經典故事,表現的是始終圍繞取經這一理想信念、執着追求的初心;二次塑造的人物,無論是唐僧師徒,還是各種各樣的山精水怪,形象都很生動。說句最簡單質樸的話就是,對得起吳承恩老人家,對得起《西遊記》這部巨著,也對得起千千萬萬郵票的使用者、愛好者和收藏者。現在五組郵票都已經面世,系列收官就如唐僧師徒到達西天靈山一樣圓滿,值得祝賀!”

          向世界傳播中國形象

          本套郵票的責任編輯夏競秋,是從業近20年的資深編輯。夏競秋表示,自己非常喜歡李雲中老師繪制的原稿。“我印象最深刻的手稿之一,正是本組郵票中的《獅駝嶺降魔》。畫面中三個妖怪氣勢洶洶地将孫悟空逼到角落,緊張對峙的氛圍營造得恰到好處,壓迫感呼之欲出。” 

          考慮到郵票尺幅和印刷效果,夏競秋在設計前與李雲中反複溝通。“李雲中老師是在紙上繪畫的,在編輯的時候我們也在郵票畫面上一定程度地模拟了紙張的紋理,盡量還原手稿的感覺。” 

          夏競秋表示,這十年來,《西遊記》系列郵票并非一成不變,在保持全系列整體風格統一的前提下,于細微之處體現變化,例如在票面色調上有偏淡色的,也有偏冷的。而第五組郵票的整體色調偏暖黃色,以襯托出《西遊記》大結局唐僧師徒取得真經的輝煌圓滿。 

          “現在互聯網發達,很多人沉浸在網絡世界中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我覺得郵票的存在顯得更加珍貴。它不僅是我們向年輕一代傳承文化的途徑,也是向世界傳播我們中國形象的一個很好的載體。”夏競秋說。

        新欧美三级经典在线观看_亚洲中文字幕一二三四区_成视人a免费观看 视频_亚洲欧美中文高清在线专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