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trike id="omwmzbs"><meter id="omwmzbs"><source id="omwmzbs"></source></meter></strike>
<progress id="omwmzbs"><source id="omwmzbs"><xmp id="omwmzbs">
    <b id="omwmzbs"><output id="omwmzbs"></output></b>

      
      
      <pre id="omwmzbs"><progress id="omwmzbs"><rt id="omwmzbs"><noscript id="omwmzbs"></noscript></rt></progress></pre>
      1. 微山湖上的好信使

        王喆甯 袁威2023-10-27來源:中國郵政報

        王少朋在湖上運送郵件。

        王少朋在投遞郵件。

          王少朋,1983年出生,是山東省濟甯市微山縣郵政分公司南陽支局的一名郵遞員,2022年被授予山東省五一勞動獎章。 

          這天一大早,一個背着綠色郵包的人,正在南陽支局裡低頭分揀、清點當天需要投遞的報刊、包裹。之後,他馬不停蹄地将東西放在門口的摩托車上,駛向停靠着郵政船的碼頭…… 

          他就是王少朋,是南陽鎮的一名“湖上郵遞員”。從2007年開始,他幾乎每天都要在湖上行船,負責合并後的振興村、渡口村、王蘇白村和建閘村4個行政村的黨報黨刊及信件、快遞包裹等郵件的投送。 

          不同于普通的陸上投遞,王少朋需要頻繁更換交通工具——摩托車、船、三輪車,每天往返六十多公裡,一天花五六個小時在湖上,投遞3500多位村民的報刊、包裹……如今,他已經走過30多萬公裡的水路。“島上的村民基本是留守的老人和上學的小孩,平時也很少出島。青年人都在外面務工或做生意。”王少朋說,“隻要村裡還有村民在,我就會一直堅持下去。” 

          每天走四十多公裡水路 

          王少朋所在的南陽支局,位于南陽湖中的南陽島上。 

          南陽鎮是一個島嶼鎮。這裡四面環水,有京杭大運河穿過。所轄湖面約15萬畝,進出都靠船隻,下轄的25個行政村分散在湖中自然島嶼上。南陽支局共有3人負責投遞,王少朋負責最長的這條水上郵路。特殊的地理條件和交通限制,給投遞帶來不小的難度,雖然隻負責4個行政村,但王少朋每日要走四十多公裡的水路。 

          每天早上八點半,王少朋就能到達碼頭。他把摩托車停在湖邊後,再将郵件放到一條紅色的小船上。旁邊還有一艘較大的綠船,王少朋介紹說,這是以前的交通工具,已經有十幾年的曆史了,發動機的噪音太大,又過于笨重,一到冬季發動機啟動十分困難。雖然這艘船後來被他改成了電動的,但是速度慢還經常會發生故障。于是,在單位的支持下,王少朋開上了現在這條紅色小船。 

          行船時,為了掌握方向,王少朋的手一直搭在操縱杆上。漫長的湖上之路,他被太陽曬出一頭汗,駕駛時,他隻能偶爾看看周圍的風景,同其他船上或者岸邊的村民打聲招呼。從南陽鎮到丁樓村不到3公裡的距離,他用了20多分鐘。 

          下船後,王少朋背上郵包,開始挨家挨戶地将各類郵件送到用戶手上。結束丁樓村的投遞工作後,王少朋又開上三輪車到相鄰的其他兩村投遞。之後再回到碼頭開船,來回近40分鐘,是他投遞中最長的一段陸路。 

          “來啦!坐下喝口水!”村黨支部書記和王少朋打招呼。 

          “不了!這就走了。”王少朋晃了晃手中的報刊,道了聲再見,就又返回船上。接下來的幾個村子都需要開船前往,從王蘇白村到建閘村大約10公裡,行船需要一個半小時。“時間都花在了路上。”王少朋無奈地說。 

          在船上坐久了,王少朋就站起來活動一下身體,等到達最後一站,通常已經是下午了。以前王少朋都會在船上吃午飯,比如燒餅、鹹鴨蛋或方便面。“後來不願意帶了,冬天到中午,飯也涼了,索性下午回南陽鎮後再吃熱乎的。”王少朋說。 

          因錄取通知書與郵政結緣 

          王少朋是土生土長的南陽鎮人。在成為郵遞員前,從事過不同的工作,當過建築工人,也收過電費。談及為什麼成為郵政人,他笑着說:“小時候,村裡有人等大學錄取通知書。郵遞員背着包騎着車子,把郵件送到時,村民那種高興,讓我覺得這個職業很光榮,我很向往。” 

          2007年,王少朋成為南陽鎮的一名郵遞員。雖然從小就習水性,也會開船,但剛接觸湖上郵路時,他還是遇到不少問題。 

          因為水路危險且條件艱苦,這一崗位來來去去換了好多人。王少朋初來時,也需要手動開船,遇到寒冬,有時候幾個來回都無法發動。 

          “雖然是南陽人,但以前也很少去周邊的村子。”王少朋說。最初投遞時,他走過不少彎路。水中沒有路标,遇到蘆葦蕩,他經常會迷失方向,在水上繞來繞去,浪費了不少時間。大約一個月後,他就摸索出了各個村之間最近的水路,也掌握了方向。 

          複雜多變的天氣,成為王少朋頗為頭疼的問題。夏季多暴雨,雖然他每天都會關注第二天的天氣狀況,但難免遇到突發情況。 

          一次,王少朋正開着船行駛在湖中,突然狂風大作,他趕緊駕船向旁邊的島停靠。等天氣變好後,停靠的船已經被刮到灘塗上了。王少朋隻能拿起撐船的竹竿,花了幾個小時,才把郵船撬進湖裡。 

          2008年,王少朋遇到過一次危險狀況。當時,他正駕駛着郵船急行,迎面一艘大船駛來,帶起層層巨浪。他來不及躲避,隻想着要保護郵件,急忙站起身。正好一陣大風襲來,将沒站穩的他掀下了船。他嗆了好幾口水,等大船駛過,費了好大勁才爬上船,渾身也濕透了。他顧不上後怕,又趕緊繼續開船去村裡投遞。“這幾年政府有規定,四級以上的風都不能行船,所以很少遇到大風了。”王少朋說。 

          雖然夏天陽光暴曬,也經常遇到風雨,但對于王少朋來說,最難熬的還是冬天。冬天湖上的風能把人“穿透”,穿多少層衣服都沒用。每到寒冬,他都會穿上保暖秋衣、外衣等,再戴上手套。即使如此,在湖上待久了,他還是會被凍僵。 

          冬天湖上經常起霧,行船更難。在陸地上,周圍建築物多,容易分辨位置,但在湖上白茫茫一片,根本找不到方向。遇到霧氣,他一般會摸索着慢慢行駛,實在看不清的時候,隻能把船停在湖上,等霧散去。 

          如今,王少朋堅守崗位十幾年,早已對每個村子所需報刊的數量爛熟于心,分揀郵件時也不再需要分發表。 

          成為村民最期盼的人 

          投遞時間久了,王少朋成為村民每日最期盼的人。前些年,網購還沒有普及,他經常幫助村民從外面買些日常用品,甚至柴米油鹽等。“最多一天送過近100件。”他說。 

          龔家村有一位腿腳不便的老人,王少朋總幫他從鎮上買些物品,還會幫忙交水費、電話費等。如今,老人喜歡從網上買些種子,也經常通過王少朋将快遞帶進村裡。 

          丁樓村一位退休的村黨支部書記說:“少朋能始終如一,堅持做好這件事,真的很不容易。有時候下很大的雨,他還是會在村裡出現。”一次下暴雨,王少朋的電動車沒有充上電,停在了半路,隻好打電話找村黨支部書記來幫忙。 

          村民對王少朋的信任,來源于他對工作的認真态度。他也因此成為村民心中的信使。村裡年輕人都外出務工,有時候送郵件時,王少朋找不到人,電話也打不通。每當這時,他都會先聯系村黨支部書記,嘗試送到收件人的家人那裡。還是找不到人的話,他會發動大家幫忙。 

          2020年,王少朋去距離較遠的王蘇白村,給一名高中畢業生送大學錄取通知書。因為全家人都搬出了村子,他隻能撥打電話,但總沒人接。為了不影響孩子上學,他堅持每天用各種方式聯系,終于在幾天後找到了高中生的父母。 

          新冠疫情期間,王少朋更是成為這些村子與外界交流的重要途徑。他每天都會從鎮上運送物資到村裡,順便将疫情信息和防疫知識宣傳給村民。一些村民需要口罩,他也會幫忙購買。 

          近幾年,山東郵政一直在落實國家鄉村振興戰略,幫助村民銷售農産品。因此,王少朋也經常幫助村民,把農産品帶出去。他在村民家裡看到品質好、價格便宜的菱角,會建議他們通過郵政電商渠道賣出去,幫助不少村民解決了農産品難賣的問題。 

          對這些村民來說,王少朋送來的不僅是郵件,更寄托着3500多位村民對他的信任和對美好生活的信心。 

          “最開始幹這一行,覺得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樣,也有過打退堂鼓的時候。但送着送着我發現,這些郵件不是普通的東西,更代表在外務工的子女對家裡老人的一種關懷,想到每天有3500多口人等我送郵件,就慢慢堅持到現在。何況我是一名共産黨員。”王少朋說。 

          普遍服務是國家公共服務的重要組成部分,是黨和國家賦予郵政企業的神聖使命。作為郵政企業最基層的郵遞員代表,王少朋用實際行動踐行着“人民郵政為人民”的初心使命,他的努力讓一方百姓享受到了“迅速、準确、安全、方便”的郵政服務。

        新欧美三级经典在线观看_亚洲中文字幕一二三四区_成视人a免费观看 视频_亚洲欧美中文高清在线专区